《上班了》| 博君一肖

01.

王一博很不爽

杜女士按头给他接了一部耽改剧,进组前再三叮嘱:记得搞CP

王一博心想:呵,给我弄了那么多女明星都拉不起CP,您老趁早放弃吧

我王一博,就是死也不会多给他一个笑脸

 

进组第一天,港台导演照惯例拜神求顺遂,双男主自然是要站C位,王一博瞥一眼那人,我行我素冷着脸,三炷香点起来被风一吹,熏的眼都疼

 

拜完神,王一博拎了包准备回酒店补觉,还没走出剧组大门就被人拦下了:” 王老师,我从群里加您微信了,麻烦通过一下。”

 

“ 都是工作,配合一下呗~”

 

二十一岁男青年王一博更不爽了

呦,合着您知情知趣识大体,就我不懂事儿了呗

王一博挂上营业专用假笑,雅正端方:

“ 好的,我第一次拍古装,还要麻烦肖老师多指教。”

 

啧,这人怎么这么高?

王一博按捺住想要踮脚的冲动,一头扎进了保姆车

 

02.

围读过几轮剧本,武术课也上完一个教程,肖战遵循制片人旨意成了王一博的跟屁虫,成天在他身边打转,实在找不到话题,就打开微博找个沙雕bot,念冷笑话

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

可王一博自认是个超凡脱俗的仙男,常理那套对他不管用

脾气上来了,照打不误

 

这天导演留了个写人物小传的家庭作业,三千字,手写

主创团队扎堆吃完烤鱼在一摊啤酒瓶龙虾壳的残骸上铺开纸笔,纷纷陷入了沉思

 

王一博捧着张白纸看向自己左手边,肖战正抓着中性笔奋笔疾书,鬼打的十个字里面只认得出’的’和’了’,就这还是靠出现频率认的……

 

肖战写的兴起,根本没发现有人想抄他作业,王一博伸出胳膊肘捣捣他:” 魏婴,你写的啥?给我念念。”

“ 不念不念不念~”

王一博:” …… ”

肖战顶着渔夫帽小脸红扑扑,跟微博上流传的那张醉酒图如出一辙:这我没法跟你解释,毕竟我只是一只小兔子……

 

罢了,换个人抄吧,王一博咬着笔环顾四周:

俩女演员洗手间补妆去了

汪卓成那边已经哭了起来,呜呜呜嗷的老大声:” 江澄是什么沙雕啊我不演了呜呜呜呜……”

这得是喝了多少啊……王一博跟看着还算清醒的刘海宽对了个眼色,宽哥答:” 他我不知道,反正肖战就一瓶啤酒。”

 

于斌举手:” 我知道蓝忘机的怎么写!你把魏婴俩字抄一千五百遍就行了,不对,一千四百九十八遍,剩下四个字写雅正端方! ”

 

王一博:……

王一博:我到底为什么会对这些人有期待呢?

 

03.

第二天上工,宿醉加上重油盐,一个个都肿得跟猪头似的,导演劈头盖脸一顿骂完,宣布休息半天,让他们想法子消肿去,下午还肿着的就自己打包丢进后山水池子里去泡泡

助理们组队开车出去买了冰咖啡回来,王一博嘬了一口苦的直皱眉,转头看见肖战不知道在喝啥,吹着小风扇美滋滋的抖腿

“ 肖老师,你的给我喝一口 ”

肖战一把护好杯子:“ 我不,男男授受不清!”

“ 啧……”王一博灵机一动:” 说不定有偷拍的呢,快点儿,上班了!”

肖战犹犹豫豫,还是信了他的邪,王一博接过来尝了一口,甜的:” 好啊,你喝的不是咖啡,我看你下午怎么消肿~”

肖战白他一眼:” 你懂什么,山人自有妙计~”

 

王一博觉得自己可能是昨晚熬夜写作业写坏了头,怎么就能从白眼里

看出风情万种来呢?

 

到了下午,王一博仗着年轻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片场溜达了一圈也没见着肖战,问他助理,助理说肖老师去车上换衣服了,王一博兴冲冲跑到停车场一把拉开肖战的车门:” 哇哦~ ”

“ **王一博你干嘛啊!”

 

肖战在车上脱光了上衣背对着车门,手里拿着毛巾正擦汗,背上几滴汗珠要落不落,细瘦的腰收在运动裤的松紧带里,王一博看看自己扶在车门上的手:

‘ 是我手太大了吗?这腰,感觉用手就能圈过来啊 ’

 

肖战套上干净的T恤,抬手给了他一下:” 王一博你又发什么神经?营业也不带你这样的,这样被拍到就要公关了!起开起开!”

 

王一博跟在他身后回片场,脑子里还是那一片白花花的背脊,完全没耳朵去听肖战的喋喋不休,直到进了化妆间,直愣愣坐在椅子上看造型老师给人上妆,才后知后觉回过神来:” 你怎么就不肿了?”

“ 哼~我出去跑了两圈,出了汗自然就不肿了~”

王一博:……

造型师:” 两位老师感情真好啊~”

博&肖:” 并没有!”

 

04.

戏拍了两个多月,王一博对于和肖战一起上班这件事已经习以为常了

毕竟男生跟女生不一样,不需要哄着,能聊的东西也多,说点什么摩托游戏的肖战也愿意听,王一博早把自己绝不会多给对方一个笑脸的誓言喂到了狗肚子里,但你要说一点矛盾都没有,那肯定不可能,你跟你老妈都会为早饭喝粥还是吃蛋炒饭起争执呢

 

于是,王一博合情合理的对本周第三次出现在自己餐盒里的橙色条状物体展示出了极度的不满:” 肖老师您过分了吧,明知道我不爱吃胡萝卜,你看我每次给你带饭的时候就不会,不会,不会……”

 

完蛋,翻车了,肖战好像没什么不爱吃的

 

“ 哼,王老师不爱吃下次就别跟我一块儿吃饭了,这里又没人拍。”

“ 我,我,不吃就不吃!”

 

小青年王一博负气出走,饭也不吃了,一下午戏都拍的跟狗屎似的,导演只能喊咔,派出少男之友宽哥和贴心棉袄于斌前去打探敌情:

“ 你看,我们一天里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抬头不见低头见,就跟上寄宿学校似的,哪怕是个智障,也能知道跟自己一个宿舍楼的同桌写作业用蓝笔还是黑笔吃饭爱使勺还是爱使筷子

,他还让我吃胡萝卜,他还让我吃胡萝卜!”

“ 一博,真的,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能说话……”

 

“ 凭什么啊,人家蓝忘机就知道让着魏无羡,还给买天子笑,他王一博就知道欺负我,天天打我,坐我的车,喝我的饮料,还嫌我带的饭不好吃!”

“ 战哥,我也想喝饮料……”

 

随后,导演握着前方不靠谱记者传回的一手消息陷入了沉思:又开始了是吗?

唉,一把年纪了甚是不易,还要替年轻人操心,导演耙了耙稀疏的脑门,连夜调整了王一博第二天的通告,决定紧急隔离。再把肖战撵去别的组客串,这大热天的,别打起来了……

 

05.

王一博等了一夜,肖战也没来给他说两句软话,第二天一早就上剧组准备堵人,到了地方才知道人家昨晚就走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好啊,我准你躲我了吗?

 

肖战从别的组回来时,早忘了跟王一博吵架这件事,毕竟没有什么事,是一顿火锅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再来一顿串串

 

可王一博还记着呢,早上起来上工,肖战晕晕乎乎没醒觉,被王一博一嗓子吼的晕头转向,走道都磕柱子上了。这边正气呼呼抱了薯片袋子坐小马扎上咔咔咬着泄愤,于斌就屁颠颠来卖情报顺便蹭上两口吃的了:

 

“ 战哥,一博从你那天走了之后就没吃过饭了,我还听说他们那组昨天有人晕倒了,也不知道啥情况……”

“ 哼,那也是他自找的!”

 

中午天太热,狗都受不住,拍了一会儿导演干脆把俩祖宗撵船上歇着,破罐子破摔,要闹脾气就闹个痛快!

 

王一博本来气的都要把人丢河里,在船上叭叭跟肖战吵了一通,嘴皮子磨薄了二寸刚感觉好些,末了人家来了一句:” 王老师早上还凶我~~”

这几个波浪号使的,那叫一个剑走偏锋,王一博忽然就跟被捋顺了毛的狗崽崽似的,差点要站起来摇尾巴

 

导演叔叔在岸上端着个望远镜:”  叹为观止!叹为观止!”

 

拉拉扯扯下了船,肖战撩着戏服下摆吹着宝贝小风扇,才想起问他:

“ 于斌说你这两天都没吃饭,这么大气性呢? ”

 

“ 天太热,我吃的凉皮和凉面 ”

“ 确实没吃饭 ”

 

“ ……于斌你给我出来!”

 

06.

解决了主演的工作难题,剧组上下一片祥和,导演大手一挥又要团建

而团建内容为:晚上下了戏全组在肖战房间吃小龙虾看恐怖片

 

下了戏,王一博洗完澡窝在肖战房里的沙发上打游戏等其他人来,肖战菜的很,输出全靠嘴,叭叭叭个没完,一会儿要个医疗包,一会儿又被人堵在二楼下不去,手不得空就拿脚踹王一博大腿,王一博这会儿也没手揍,他顺势用胳膊肘夹住他小腿,一局打完肖战没缩回去,王一博也就让他这么搭着

 

其他人拎着外卖推门进来看到这一幕,于是:

宽:” 坐好 ”

斌:“ 我坐的还不好?我又没像以前那样把腿放到桌子上面。”

宽:” 那也不要放到别的地方。”

 

肖战白眼翻到天上:

“ 咋地,你俩熟读并背诵全文啊”

 

导演:” 好!好!年轻人真敬业!”

 

电影演了十几分钟,还没咋吓人,肖战就发现王一博好像特爱剥虾,自己面前的小盘子已经堆了一小叠,他观察了一会儿:

“ 王一博,你是不是害怕?”

“ 我,我,我哪有!”

 

肖战本来就胆儿大,没觉得多吓人,也就最后半小时稍稍高能了点儿吧,于是对于散场后王一博迟迟不走赖在他房里的行为表示出了极大的不解:” 你怎么还不走?你都没怎么看全在那剥虾……”

“ 那什么,肖老师你看你这屋里全是龙虾味儿,不如今晚上我那睡吧,我是关心肖老师,绝对不是怕!”

“ 我就爱做龙虾味儿的梦不行吗~”

“ …… ”

识时务者为俊杰,当代俊杰王一博立刻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我怕,行吗!”

 

他是没怎么抬头看,但是整部片子都是韩语的!

他每一句都听懂了!

 

是夜,月光普照大地,酣睡于他人卧榻之旁的亲善大使肖战,友好的拉开了此次夜谈的帷幕:

“ 王一博我还想去吃火锅~”

“ 你刚吃了一盆小龙虾 ”

“ 小龙虾是小龙虾,火锅是火锅!”

“ …… ”

“ 王老师,那咱商量个事儿呗……你能不能,别老打我??”

“ 为什么?不打你难道摸你啊,多奇怪,而且是你先打我的好吧!”

“ 可是,可是……蓝忘机不就是要让着魏无羡吗?我打你是在撒娇不是为了让你更用力的打回来!你看我都被你打青了~”

“ …… ”

“ 蓝忘机~机兄~蓝二哥哥~”

“ 我不是蓝忘机!”

“ …… ”

 

肖战觉得自己可能确实是小龙虾吃到了脑子里,什么话都往外倒

这下尴尬了吧

他决定还是离王一博远一点的好

于是翻身卷走了大半的被子

 

沉沉睡去之前,他好像听见盖着空气的王一博轻声说:

“……肖老师,你以后跟我说话能不能不老带波浪号?”

 

07.

王一博生日快到了

整个剧组都在盘算着送什么礼物好

 

一大早,王一博还在化妆间默读剧本,肖战突然跑到他面前站定,王一博心头一颤: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刚抬起头,就被人抱了满怀

???

王一博还沉浸在对方小腹的柔软中,始作俑者已经维持着环抱的姿势一溜烟跑了

???

 

此时化妆室旁的夹巷:

“ 快快!量一下,我刚刚亲测的王一博头围!”

于斌拿着皮尺犹豫:“ 这真的靠谱吗……”

 

纪李摇着折扇路过:” 你俩在干嘛……”

听完过程,以机智著称的聂导由衷表示了对此种行为的不屑:” 你们找个拍花絮的由头去量就是了,来来来,这个艰巨的任务就由我来完成!”

 

撇下身后二人崇拜的目光,聂导继续摇着折扇离开现场,深藏功与名:’ 这下王一博想知道肖战腰围的任务也顺理成章可以完成了~’

 

08.

四个来月,一百二十多个日夜

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

直到工作人员递上花束,他们才突然意识到:哦,杀青了

 

回到酒店,住在对门的人已经搬走了,打开房门,桌上地下堆满了礼物盒,王一博找到肖战送的那个慢慢拆开,是头盔啊

 

他又想起那天早上柔软的触感

又想起散场前肖战在屋顶上对他说:

“ 王一博,恭喜你,从今天开始你放假了,不用上班了~”

 

又回到了原来的生活,好像那些有诗有酒,有剑有琴的日子只是一场梦

也确实是一场梦罢了

 

杀青后,肖战一个人去旅了游

有些人和事,只要不见不想,就能忘记了吧

 

八月走了,九月去的更快

就像人的大脑总是跟不上身体的反应

王一博在场馆后门堵到肖战时,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滑稽

 

“ 你怎么来了?”

“ 我……我,我来上班!”

 

肖战看看王一博的蜜汁造型:提着蛋糕骑着摩托,刘海在头盔里窝出了一个草率的造型

“ 行吧……”

 

09.

还好有个师姐在,场面才不至于太尴尬

但也足够尴尬了

饭吃到一半,肖战借尿遁躲到了洗手间

这边还没想出招来,那边王一博就推门进来了

“ 哈哈,你也来上厕所啊……”

 

“ 不是 ”

“ 您好,我来应聘 ”

“ 我想应聘的职位是:男朋友  ”

 

 

门口,一道黑影正鬼鬼祟祟,手机开着群语音,有人打字问:【怎么样怎么样,现场战况如何】

 

“ 我们搞到真的了啊啊啊!!!嘘,嘘,小点声,被人看到我在男厕所门口偷听我的演艺生涯就完啦!”

 

 

-------------------------------------------------------   

 

“ 肖老师,上班了……”

“ 王一博你好烦啊,别吵我……”

王一博挣扎着翻身起来,从枕头底下摸出肖战的手机,眯着眼睛按了半天也没按对密码,又去扒拉埋在被子里的人:” 睁眼,解个锁…… ”

 

“ 干嘛呀~~~” 

“ 乖,上班了 ”




评论 ( 59 )
热度 ( 3009 )

© 造梦专家 | Powered by LOFTER